【書        名】娥蘇拉的生生世世

【原  書  名】Life After Life

【作        者】凱特‧亞金森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Kate Atkinson)

【譯        者】陳佳琳

【出  版  社】高寶

【出版日期】20140911

【原著出版】2012

 

 

「如果我們有機會重複人生,直到終於選了正確的人生,這樣不是很好嗎」――愛德華.布瑞斯福.陶德

 

人生如果可以一直選擇不斷重來,直到你滿意為止,那麼這樣的人生你要嗎?人生如果可以重來,在許多創作作品中一直是個常見的題材,以最近的電影而言,像是《明日邊界》就是一個在生與死之間,不斷輪迴的故事。當人生有機會可以重新開始,有些設定讓人能夠帶著記憶重新再過一次人生,有些則遺忘前世的記憶,導致後來不斷犯下相同的錯誤,更有些設定成人生過得太過美好,所以打算在第二段人中,也要跟過著與第一段人生完全相同的生活。

 

在《娥蘇拉的生生世世》當中,描述的正是娥蘇拉在生死反覆往返間,一共死了十八次的十九段人生,每段人生的反覆起始點都是從一九一○年二月十一日,娥蘇拉誕生的日子開始,在人生重來的設定上,並不同於佛家所說的「輪迴轉生」,上輩子與下輩子是兩段截然不同的人生。在本書每段都是過著娥蘇拉的人生,但是重新開始的人生,並沒有上段人生的完整記憶,面對人生相同的危機,所靠的是一股內心的抗拒,一種說不上來,好像在哪裡見過的既視感,在書裡則以法語「似曾相識」 (Déjà vu) 來詮釋娥蘇拉的感受。在內容上娥蘇拉則經歷了家人、婚姻、戰時等等人生的不同片段。作者在書裡並沒有為這科幻設定,試圖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,而是專注於女主角娥蘇拉的一生際遇,甚至在最後,作者也沒有給讀者一個明朗的結局,「黑幕降臨」是否又將來臨?娥蘇拉的人生會有完全終止的時候嗎?一直逃離死亡的危機,是否代表永遠無法逃脫這段生死輪迴?

 

 

在全書裡可以不斷見到「黑幕降臨」的死亡,以及又在〈雪〉 一九一○年二月十一日,大雪紛飛的日子裡誕生,如同啣尾蛇所代表的意涵:「這代表宇宙的循環,時間就是一種意象,現實中,一切都在流動,沒有過去,沒有未來,只有當下。(P452)

 

閱讀著《娥蘇拉的生生世世》,看著她所做的每個不同決定,彼此相互影響的錯綜複雜人生,主角所經歷的不同人生固然有趣,但闔上本書繼續留在腦中流轉的,卻是作者筆下精巧的設定。當我們期盼著人生能夠重來的機會,往往就意味著對現在的人生感到不滿,因此心中假想當時若能如何,現在就能怎樣的想法,總不免充斥在腦海當中,但試想娥蘇拉的人生,何嘗不是一種地獄輪迴的生活,人生不再是充滿無限的可能性,而是如同遊戲關卡般的設定,死了在重新開始而已,如同啣尾蛇代表著「沒有過去,沒有未來,只有當下。」遊戲關卡的設定不正是如此嗎,所有的一切都是設定而非是無限可能,這樣的人生豈不是一種悲哀?不過假若人生真是如此,那麼我們只不過是將前段人生徹底遺忘,沒有太多「似曾相識」,或許現在的我們依然會害怕死亡的到來,但如果記起反覆生死的記憶,豈不是比死亡更加可怕,轉而慶幸自己記不得前段人生,沒發覺自己一直過著相同劇本的人生,也許是一種幸福吧。

 

 

娥蘇拉一直逃離死亡的危機,是否代表永遠無法逃脫這段生死輪迴?乍看之下娥蘇拉的人生是一種延續、伸展、平行發展,但或許她的人生從出生為起始點,到最後不管任何發展,終將收束到一個相同的終點,這讓我聯想到一部日本漫畫裡,開頭與結尾的兩個時間點異曲同工的設定。人會希望人生可以重來,內心最大的渴望便是改變命運,然而娥蘇拉的一生似乎早已被注定,如同象徵著讀者們內心抗拒、逃避、後悔著某一事的發生,然後一直處在不斷憤怒、悲傷、悔恨的情緒當中,但如果我們勇敢正視結局,或許我們就能做到面對它、接受它、放下它,不再深陷這作繭自縛的輪迴之中。

 

也許娥蘇拉從出生當下就接受死亡而不是抗拒它,那麼這段輪迴重複的日子就會終結,但又有誰會知道是否真是如此呢,一切就留給讀者們想像。

 

 

 

以上感謝高寶書版集團提供試讀機會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binnah 的頭像
labinnah

廬山煙照月

labinn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